☉ 1484葡桃 - 让死让活
LRC歌词下载 歌名:让死让活
歌手:葡桃
专辑:
制作:hjy
让死让活

作词:葡桃
编曲:葡桃
Flow Designer:葡桃

一个个都TM来教训我,整的好像TMJB老大,
你懂个鸡巴,装个鸡巴,我操你妈!
我说,一个个都TM来教训我,整的好像TMJB老大,
你懂个鸡巴,装个鸡巴,我操你妈!

你TM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痴呆傻;
你TM衣冠不整,五官可怕,脏乱差!

拜跟我叽叽歪歪来的的瑟瑟的唾沫横星的张牙五爪,
我“喝”“吐”再尿你一脸说,干你全家!

万事开头难,我现在人在大连,
开了个小小的店面,
用我小小的智慧取名“葡桃嘻哈站”,
站里没有靓妹,没有帅男,
只有一个被当地晚报称做是文化垃圾的饶舌神仙,
在每天看着天,在捶胸顿足的长吁短叹,
他痛苦的饱受着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苦辣酸甜的令人作呕的摧残,
是令我对我的周遭如此绝望,如此胆颤心寒!

电业局来找麻烦,说我线路太乱;
文化局说我肤浅,说歌词太过黑暗;
环保说我声音太过震撼,怕招来外星飞船;
卫生局说我新买的空调太脏,要采样回去化验;
税务比较敬业,还没开业一天来八遍;
消防说我没按喷头,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!
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,王巴蛋,
别看你现在闹的欢,
将来拉清单你总有一天完蛋!

送烟、送酒、吃饭、送金钱,
有时到桑拿房找个大嫂过一夜;
送烟、送酒、吃饭、送金钱,
铁面无私辩中间变成笑开颜!

啊,喃来抢吧,我不干啦,活JB够了,有种整死我吧,
啊,喃来抢吧,我不干啦,活JB够了,有种整死我吧!
气话,气话,不干我吃什么、喝什么、
住什么、玩儿什么、泡什么、我操什么?!

唉,是我高估了自己的社经实力,
低估了深奥的人际关系,
忽视了社会的暗藏玄机,暗藏杀机,
一不小心,就在你羽翼未丰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,
让你毫无还手之力的了解自己是多么不堪一击,
他们是多么下流卑鄙,真是没有天理,不通半点情理,
谁给我讲讲道理,TM的上哪找一个真理?!

这是肮脏的社会下有肮脏人类,
一群肮脏的败类,是些肮脏的杂砕,
你有肮脏的高贵,我有肮脏的卑微,
我们统统都是,肮脏的虚伪!

你拿着我的钱,大呼反腐倡廉,明镜高悬,
你说你自己公正严明,两袖清风,我TM就不是本.拉登,
要是,我不炸世贸也先嘣了喃这帮装B不露缝的杂种!

一些大我几轮的哥哥姐姐喃是真彪假彪?
拜跟我一天到晚比比划划,呜呜嗷嗷的倚老卖老!
说什么音乐太吵、地方太小、酒价太高、喃们老板太*,
With:唉呀我操,唉呀我操,唉呀我操!
你悄悄的吧,闭嘴吧,给喃点儿脸啦,抓鼻子上脸啦,
你TM给我滚远点儿吧,拜在我面前儿穷JB显啦!
我做点儿生意我容易吗?我干点儿买卖我容易吗?
我赚点儿小钱儿我容易吗?我活这么大我TM容易吗?

我词儿写到这儿,让我想起一件事儿,
提起来我就觉得真JB窝囊,到现在没缓过来劲儿!
我在这儿跟大伙儿说道儿说道儿,算给无聊解个闷儿,
你们有一说一,看我该不该受这个倒霉气儿!

那是伸手不见脚趾的夜晚,
忽然冲进一帮好像吃了伟哥的大汉!
他们凶神恶煞,像疯狗一般呼喊,
让在场所有立着撒尿的统统一个不许站!

我操,我愣了半天没讲出一句话,
心想坏了难道我得罪了哪条道儿上的老大?!
当我看到手枪手铐这颗心才算放下,
原来面前是一群可爱的人民警察!

我刚想问个究竟被他们一脚踹的趴下,
我解释说我是老板又TM挨了一个嘴巴!
就听叮呤哐铛,哼哼哈嘿,噼哩叭啦,
对面原本好好的一桌客人,全部满地找牙!

哎,我不管喃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多么的错综复杂,
我就问打我那个警察:“
你踹我干什么?!你扇我凭什么?!
我都告诉你我是老板你打我凭什么?!
我操,警察打人啦!

喃刚进门儿还口口声声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,
地球人都知道共产党都是讲理讲法!
一脚加一个嘴巴子,你得给我个说法,
你懂不懂什么叫滥用私刑,知法犯法,执法犯法?!

我说你该打的打、该骂的骂、该抓的抓、该罚的罚!
喃拜以为我这是没事儿找事儿,没病找病,故意找茬儿!
我就想知道喃为什么对无辜百姓这样儿心狠手辣?!

独白!
骂你个鸡犬不宁人心慌慌;喷你个死不瞑目,家破人亡!

人都说大连是城市的绿洲,文化的沙漠,
现在仔细品品这个屁放的一点儿都不错!
怎么一提酒吧就跑中山去听通俗流行歌,
那些垃圾地方都千篇一律啊我都不是说!

啊对你不用呲牙咧嘴,我也唱流行歌,
但我有自己的东西和风格喃哪个没听过?!
你要就是TM抬杠就去百度,GOOGLE搜索,
等你小名超过50页,你再来藐视我!

哎,我继续站在甘井子向喃们中山挑战,
看哪个歌手乐手敢拿他的原创来跟我叫板!
你要真让我葡桃服软老子就从大连滚蛋,
你要是IP IQ有限就老实儿闭嘴听我宣判!

酒吧生意被中山那面儿垄断,啊我都没钱赚,
我TM穷的叮噹响,我还要什么脸?!
我不要脸啦,要脸没有用啦,
啊我就是大连酒吧业最年轻的原创歌手兼老板啦!

你爱我,我爱你,爱来爱去爱大米,
每天在台上我也唱这些俗不可耐的狗屁东西,
程式化的自己活像一台点歌机,
回到生活还有四面八方带来的压力,
我不能喊、不能叫,憋在心里在烦燥,
表面还在笑,激情燃烧的火苗在一天天的减少,
真想脱下裤子操翻这狗屁世道!

为了世俗,我变得世俗,
有人说想出来混要懂得人情世故!
我不懂是何缘故,是出自哪个典故,
人与人跟人与兽,兽与兽一般的恶俗!
我不想落俗,我想剃度,远离尘俗,
但我好色的本性肯定要为了女人还俗,
但现实的残酷、人性的冷酷,
蹂躏我到精神麻木,体无完肤,
难道还可以继续愤世嫉俗?!